京北饋餫

北饋餫
京北饋
知京北饋餫
裴〓之子墓誌銘

唐裴氏子墓誌銘幷序。祕書省校書郎于方撰。有唐故侍御史裴公諱琚。知。時夏州連帥韓全義以王命討淮夷。不剋歸鎭。德宗期孟明於異日。釋而不問。疑懼之甚。而意端公焉。遂有青蠅之閒。白圭成玷。貞元十七年。竟貶崖州澄邁縣尉。至廿年十一月。終于南海。明年。靈轜北歸。至襄陽。夫人史氏在焉。我之出也。有一子。曰承章。聰勤遊藝。精敏工文。幼學之年。迨成人矣。而志慕賢才。心尚善道。人之所保。不居過地。可謂令子矣。年十八。娶扶風竇氏。父瑞。余之從祖姑之子。七歳以孝廉登名太常。文詞學業。衣冠名表。而四十五十。遽歸泉裏。孤女藐然。歸于承章。承章之事親也。孜孜孝敬。親之念承章也。慈愛亦過。至於跬歩之間不見不得。去年端公凶訃遠到襄陽。承章哀號。幾滅天性。將奔迎焉。親以其怯弱。懼其毀也。止而不許。及護靈車由東洛將歸京師。在路遘疾。若輕而未遽其夭也。至永寧竟終焉。春秋廿矣。殆及屬纊。精神分明。辭母別妻。意緒哀恨。所謂天難忱。命靡忱。善人而夭。顔子其如斯乎。太夫人哀念愈痛。晝夜叫呼。殆將不勝。以元和元年四月將柩至城。其年十一月廿六日歸葬于城南。陪先父之塋禮也。雖其未禄。功德不被於人民。而施於有正。孝友已及於親戚。於此傷悼。彌可以銘。乃作銘曰。積善之家。必有餘慶。端公之仁。有子之令。其令維何。孝悌恭和。孝悌而夭。天命如何。佳城鬱鬱。松栢森羅。年年孤月。空此經過。